378.房子盖好

    “现在不是有小型的收割机吗?就是斜挎在背上,然后锯轮的那一边朝着稻谷,也挺快的吧?”

    张燕平忍不住问道。

    “不行,”宋三成摆摆手:“我去镇上店里试过了,特别重,像你们年轻人没有点力气,挥动两下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他们倒是可以……但是,没必要啊!

    “再来那东西烧油,而且前头锯片的损耗也高。机器是不贵,三五百块钱的,但用起来万一卡住了,实在耽误……”

    他说着说着,又忍不住怀念从前:

    “我原先割稻可是一把好手,一个小时能搁一分半的稻田。”

    宋有德也点点头:“确实,你这点干活比我强,我就能收一分地。”

    父子俩加起来,这两亩地一天就能干完了,这才是不想花钱的主要原因。

    两人自顾自的回忆过去,顺带商量好。

    李老头也不甘示弱:“你别瞧我年纪大,我也能帮着割两把,一天肯定能收拾完!”

    三人的豪言壮语,叫宋檀刚跨进大门就惊呆了!

    她挣这么多钱,不就是为了改善家里人的生活,叫他们别那么辛苦吗?

    转头亲爹亲爷爷要亲自去割稻——这大热天的,万一中暑栽到田里,她这么辛苦是为个啥?

    因此将手一挥:“谁也别动。”

    “我请人,150一天总行了吧?”

    村里男男女女都会,随便请两个人一天干完,何必还要自己累个半死?

    顶多人家一天干不完,自己家人去搭把手,也算是过过割稻子的瘾——毕竟这都有几十年没有再种水稻了。

    宋有德和宋三成倒不是真的想去割稻子,如今一听这个价格就很能接受。

    毕竟,农忙请人干活多正常啊!

    这个空腾出来,他们还可以选种锄地育秧呢!

    此刻便麻利的点了点头:

    “行。”

    然后又拜托李老头:“到时候把稻田里的水放干一点,省得陷脚。等割了稻谷,先在田里晾着,我这边腾出个院子来在晾晒……”

    李老头也发愁:“田里肯定排水,但再怎么排水,肯定这几天还有潮气。稻谷晾在上面干的慢。而且要是有大雨什么的,还不好收……”

    夏天的脸,孩儿的面,都是阴晴不定的,暴雨说来就来,不得不防。

    而在这之前,他们还需要再次选种育秧,争取稻谷割完之后迅速烧秸秆翻地,而后再种下一茬的。

    至于说晾晒的地方……

    “也不用特意腾空。”

    宋檀提醒到:“你们忘了,工程队前两天就说基本完工了。”

    当然了,家具软装和门窗还没安排,但是所有主体都已经完工。水电管道也都稳妥,乳胶漆和水泥瓷砖都铺平了。

    当初提交的老房翻新手续是小祝支书签的字盖的章,提交的申请是家庭农场住房改造。

    自己的地方修整,又花钱凑了几户人的宅基地凑在一起,让土地所里的工作人员来拍照存档。

    外头大院子不提,整个屋子的占地面积都有370平方。

    再加上主楼三层,侧屋是1-2层……

    别提有多宽敞了!

    土地所里也拍照存档核实过了……也就是说,房子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着急的话,现在都可以搬进去了。

    白墙灰瓦,翘檐长廊。石板铺地,花坛空荡……绿化还没进院子,已经显得颇有中式美感了。

    最重要的是,宽敞。

    不光院子里宽宽敞敞规规整整,门前一大片的空地也格外板正,正适合晾晒水稻。

    这几天实在太热,而且工程队干活着实是细致,大伙儿都没注意。此刻一听这话,不由惊喜起来:

    “这么快?!”

    宋三成满心欢喜,而后又忍不住自言自语:“确实快!原先那会儿打地坪都得出大力气,死命的往下夯。现在人家有夯地机,三两下干完了一天的工作……这高科技是不一样。”

    而后又紧盯着宋檀,问出了最重要的话题:“这房子总共下来,花了多少钱?”

    花了多少钱?那自然是没少花钱的。算下来这半年的收入基本都砸进去了。

    不说别的,光是主楼地基的坑深就有2米7,宽度足有一米!再加上侧屋和其他……

    整个包工包料下来,工程队的报价是89,000块钱。

    地梁80公分用8根钢筋,再加上板面铺层,3层楼加两边侧屋,全包都花了40多万……

    这几年材料费连年上涨,水泥的价格日渐飙升,连红砖都要5毛钱一块了,整个账算下来,宋檀的心都是抽抽的。

    此刻更是不能直说。

    于是避重就轻:“房子里的水电乳胶漆什么的全部都做好了,中间要不是做防水刷漆晾干耽误了时间,半个月前就该弄好的。我去看了,一点味道也没有。”

    毕竟乡下房子,层高比商业住宅高太多了。没装门窗的情况下,通风好到不行。天热一蒸腾,大风一吹,仅剩的一点甲醛都留不住了。

    】

    不过,保险起见,工程队今天晚上交接后,还会拉个十几台工业大风扇进来吹。

    “大家没事的时候可以看看,顺带想想自己的房间该怎么收拾。”

    赵芳园采购的那批家具已经到了,这是一开始出设计图时就包含在内的,不过一些细节可以自己再调整。

    这下子,不说宋三成,就连辛君和张燕平都一把子期待了!

    别的不说,新宅子厕所管够啊!

    大家甚至都顾不上稻子了,直接欢喜的盘算起来:“要这么说的话,下个月岂不是就可以搬进去了?”

    “啊呀!那得办个大的暖房饭!”这是宋三成。

    七表爷也精神抖擞:“我得去看看厨房!我还有一整套的砧板,得看看放在什么地方合适!”

    乔乔左看右看:“那我有自己上学的地方吗?”

    乌兰则暗自琢磨着:当时那设计图上给侧屋留了好大的空间,再住十几口人都没有问题!

    那这样的话,是不是可以趁天热,把孩子姥姥姥爷接过来呀?

    不图老人家干活,纯粹是想让他们也清闲清闲,给自己一个陪伴的机会。顺带也让照顾老人多年的孩子舅妈,也能松快松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