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九尾妖狐魅人心智

        狐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能知千里外事。善蛊魅,使人迷惑失智。

    ——《凌天不传秘》

    “这票大的干完,我们就收手吧。”连一向要钱不要命的许威都劝我金盆洗手,他说这行实在是太危险,作为朋友不及时的阻止我,觉得是在害我,会过意不去。

    难得他有这份心,他不知道的是我压根没法子收手。

    “怎么,你怕了?怕了你就喊救命呗,我听到了一定会救你的。”我只能像往常嬉皮笑脸以免露了马脚。

    “你真不怕遭到啥意外?听说上次跟你交手的是三个鬼卒!鬼卒啊,已经隶属阴神范畴了。”

    “阴神就阴神呗。”我是已经麻木了,老祖区区一精魄都能口喷道火烧死千年飞僵,区区几个阴神我估计见了老祖得吓得浑身哆嗦。

    “阴神就阴神……晨哥你疯了啊!这话可是大不逆,乱说会天打雷劈的!”

    “哼,天打雷劈,呵呵,阴神冒天下之大不韪行玷污之事都不怕遭报应,我怕什么?!我看这天下早就被搅的没有章法了!”我心里一声冷笑,但还是没打算把昨天鬼卒行不苟之事告诉许威,毕竟神在他心里是个很高尚威严的存在。

    “喂,我先跟你说句实话,这墓穴之事我可真不懂啊,盗墓的事我更是没有干过,里面若是些妖魔鬼怪我倒是一点不怕;若是机关八卦,阵法行军我可一点都不懂啊!尤其是机关,等下嗖嗖几梭子飞箭教我个万箭穿心而死,……”

    “放心吧,不是让你去盗墓。况且里面的机关都被拆除了,只是每次要开棺的时候总有怪事发生,好端端的一个人进去了就会疯着出来,而且每次都是裸着身体。专家们恐有邪魅之物作祟,才设法请这道术高人。”

    “那就好,那就好。这邪魅之物我与他们打过不少交道,我对他们很了解。”我拍拍胸脯,确实很了解,都着了几回道了。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放心不少。”

    我们坐车到了飞机场,而后由专家们特派的私人飞机接我们去“吉王墓”。

    “想必你就是凌晨兄弟,来,请上飞机!”一位看起来颇具仙风道骨的老者眉开眼笑的招待了我,他喊的是兄弟,不是小兄弟,可见他已经将我的身份提的与他们一样高,很尊敬我,也从侧面看出此次“吉王墓之行”的危险程度,以及他们对此事的看重。

    “哪里哪里,各位长辈客气了,这是我朋友,许威。”我也不能折了我朋友的面子。

    “原来是许威小兄弟,来,与我们一同上飞机。我们片刻之后就出发。”原来这老专家以为许威是我的司机,我要是不开口估计许威连飞机都上不去。

    我们一行人上了飞机后,专家向我说明了目前这墓穴里的棺材只要有人靠近就会立马会疯,不管是何许人。所以他们断定墓穴里肯定不干净,有脏东西作祟。

    “就是这个墓穴吗?”墓穴入口并不是太高,需要弯身进去。

    “没错,里面除了一具棺材已经没有其他东西了,但就是这棺材没人敢动分毫。”

    “不打紧,我进去看看。”

    “诶,凌晨兄弟小心。”专家重重的朝我点头,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嗯!”我也慎重点头,掏出魂盘,心里想着莫非是老祖的精魄被困于此?

    魂盘不转,那看来并不是魂魄精灵之物。

    那这棺材里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一靠近棺材就会状若疯狂,成为癫子。

    离棺材还有十步距离,九步,八步……

    我左手拿着照妖镜,右手紧握鱼肠剑,嘴里叼着符箓,只要棺材里有任何动静,我就一起招呼,符箓,照妖镜,鱼肠剑我就不信没有你不怕的!

    当我离那棺材还有三步的时候我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身体也没有出现任何列如:胸闷,头疼之类的症状。

    “老子先烧了你这破棺材盖再说!”我将半成品“圣火符”瞄准一丢,顿时棺材盖猛烈燃烧起来,不一会儿便化作灰烬。

    我跳起来看了看棺内情况,棺内除了某王尸体之外还有一只狐狸的尸体。

    狐狸,民间五仙的狐狸。

    要不是专家还要得以研究我非一把火烧了不可,不过里面的珠宝怎么看都觉得是很珍贵的,其中有颗珠子隐隐有白光闪烁,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夜明珠”吧。

    “行了,行了,都进来吧!”我吆喝着。

    “凌晨兄弟,还是你有本事,哈哈哈哈!”

    “老先生谬赞了……你……”我只觉得腹部一疼,一把匕首捅进了我的肠胃之内。

    “你在干什么!你……”我捂着肚子单膝跪地,痛得冷汗直冒。

    “干什么?哼哼,你死了的话就没人跟我们争功了……”老专家那阴毒模样比我见过任何恶鬼都要可怕的多!

    “我争你XXXX!我……”我只感觉脊背骨又是一凉,我又被刺了两刀。

    “让你口不择言,胡说八道!哼!”老专家用手帕擦去匕首上的血渍。

    “你……我跟你拼了!我跟你拼了!想要我凌晨的命,你们就都得陪葬!!!”我运转体内玄气,以此减缓血液流动速度。

    “快!快拦住他!这凌晨兄弟竟然也疯了!”几个特种兵急忙把我按在地上。

    “这小子怎么力气这么大!你们几个也一起上来摁着!”特种兵头头招呼余下的一个部从。

    “先打一针镇静剂!”军医姐姐一针扎下终于让我安稳,不再挣扎。

    待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许威正坐在我床前的小板凳上,双手却伏在我床沿边,显然他陪了我很长的时间,最后因为劳累不堪而睡熟。

    “喂!喂!!快醒醒!快醒醒啊!那几个老东西要害死我们啊!”我摇醒许威,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

    “你干什么啊?晨哥,你差点疯了,你知不知道?!”

    “什么?你在说什么啊?!我差点疯了?!我看疯的是你啊!你看我背上,我背上被捅了两刀!我腹部……诶……这……这怎么可能……诶,我腹部的伤口呢……我记得明明被阴了一刀……”

    “你那是被邪术迷惑了心智,那几个老专家差点把你送到神经病院去了,还是我求情说你有玄气附体,只是暂时昏迷,并没有什么大事。”

    “迷惑心智……狐狸……”我咽了口口水,沙哑着对许威说:“帮我拿杯水吧,我口渴,渴的快冒烟了。”

    “那倒也是,毕竟睡了一天。”

    “我……我睡了……一天……”

    “还好你只睡一天,你明天还不醒来,今晚这几个专家就要把你抬到神经病院去。”

    “大爷的!这群老狐狸怎么就这么心狠!”我掀开被子,就要去找他们算账。

    “诶,晨哥,你的水!”

    “不喝了!”

    …………

    “哎呀,凌晨兄弟你醒了啊?”那为首的老者亲切的握着我的手。

    “怎么,我醒了是不是很失望?本来可以今晚就把我送去精神病院的!”我抽回手,嘿嘿冷笑。

    “您说笑了。”老者讪讪笑着,眸子里满是诚恳。

    “哼!说说看吧,我怎么昏迷的?”

    “不瞒你说,你当时进了那墓穴内就呜哇鬼叫起来,随即疯了似得,说要和我们同归于尽,那场景真是……”

    “那棺材里装的是不是一具男尸外加一骚皮狐狸啊?”

    “棺材?你没打开啊!你没打开我们也就更不敢乱动了。”

    “什么?!没有打开?!”那我看到的都是幻像?可是棺材内的两具尸首又怎么可能是幻像呢?

    “啊!我先整理一下思绪,明天清晨吃了早饭,我再想办法开棺!”我烦闷的很,跺了跺脚,朝自己休息的房间快步走去。

    “好嘞,明天等您的好消息,今晚您再好好休息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