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番十

    乔深直接一通电话打过去。

    陆浅秒接,兴奋地吼了一声,“老公,你终于放出来啦?”

    “我又不是服刑人员。”说完这话,乔深睨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随行战士,回家探个亲都得专人陪同,这和服刑好像也差不多了……

    他问:“照片里是谁?”

    “我们的宝宝呀!你看那眉毛,像不像我!”

    乔深又多仔细研究了两眼,笑着问:“江妈妈什么时候生的?”

    陆浅叹了一声,“没劲,你这人跟长了千里眼似的,都骗不到你。这是我上个月去探望江妈妈的时候给小宝拍的照片。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最迟明天一早到。”

    最近正值孩子们放暑假,机票不好买,乔深走得急,买了最近的一次航班,等到星城,估计天也亮了。

    陆浅说:“你回来得真是时候,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我爸的雕像已经送到特勤中队了,揭幕仪式就在明天。”陆浅调查那场纵火案,只是为了还陆卫一个清白。从来没想过,死去的父亲被追加为烈士,组织还特意做了一尊雕像准备放在中对荣誉室门口,以此来象征消防战士不怕牺牲的精神。

    陆浅说:“明天一早我要过去,你要是凑巧的话,就来大队接我呗?”

    她刚说完,又立刻推翻了自己这个想法,“算了,你坐一晚上飞机太累了,还是先回家休息吧!我忙完就回家,你乖乖在家等我。”

    乔深懒散的倚在位子上,说:“我已经等了6个多月了。”

    “谁不是呢!我也没想到,我这才刚嫁出去就要异地恋。”

    “庆幸吧,还好我落选了,要不然就是异星恋了。”

    陆浅被他的幽默感打败了,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深哥的心理素质果然好!希望,在深哥看到她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时,也能有这么淡定……

    陆浅决定提前给他打一个预防针,“其实……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哦?”乔深问,“什么大礼?”

    “就是……天赐的礼物。这个嘛,还是要当面看才震撼。”到底还是没勇气说,敢做不敢当的陆同志,成功的列入了怂蛋组织。

    “啊!对了,江妈妈给宝宝取名字了。”

    “叫什么?”

    “江生。是个男孩儿,看模样,和江尔易有七八分相似。”

    一个“生”字,寓意也是极好的。寄托了江家父母对江尔易所有的思念,也意味着他们不求江生未来能有多大的作为,只愿他生下来、活下去、安安稳稳……

    说到名字,陆浅揉了揉自己的大肚子,“深哥,咱要是有宝宝了,你觉得叫什么名比较好?”

    八字没一撇的事儿,乔深从未考虑过,但还是配合地问道:“你想叫什么?”

    “要不咱取四个字的吧?”

    “乔装打扮?”

    “……你怎么不叫乔迁之喜呢?”陆浅一口喷过去,“算了算了,我看还是跟着我姓陆比较靠谱。”

    “姓陆?四个字的?”乔深认真想了想,“就叫陆陆续续怎么样?”

    陆浅气得捂肚子,“你明天还是中队找我吧唧,记得把结婚证和户口本带上,反正咱俩没办婚礼,离了也没人知道!赶紧回来,趁热离!”

    “以后不许说这个字了。”他语气严肃道,“死皮赖脸不顾后果追媳妇的勇气,我这今生今世也只有这一回了。你要是不要我了,下半辈子我非打光棍不可!”

    “嗯,不说了。”陆浅抱着抱枕,笑得像个傻子似的,一副忧国忧民的语气,“我要是真跟你离了,你家的矿以后可咋办啊,继承人都没有。”

    乔深:“……你就是看中了我家的矿才嫁给我的吧?”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我明明是看中了你优良的基因,你这基因,一看就特适合传宗接代!诶,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准备明天的发言稿呢!”

    “等等。”

    “怎么了?”

    “明天在中队等我,6个多月不见你,已经是我的极限了,等我来接你回家。”

    “好。”

    乔深从来没觉得飞机上的时光是如此难熬,每一分每一秒都被延长了数倍。一路上他迷迷糊糊睡了三个多小时,做了个梦。梦里,陆浅还把他当朋友,她挽着一个陌生男人的胳膊前来接机,还对他说“对不起,之前一直瞒着你,其实我有男朋友了”。他心脏一疼,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又听陆浅叫了他一声“浴巾哥”。

    这梦真实得过分,特别是“浴巾哥”三个字,着实给乔深吓了一身冷汗。

    还好随行战士及时叫醒他:“深哥,遮光板打开,飞机马上降落了。”

    乔深打开遮光板,揉揉眼睛,这什么破梦!!吓死个人!

    飞机平稳落地,乔深刚下了摆渡车……

    “深哥。”

    清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乔深回头,唇角轻勾,“祝副。”

    “你回来啦?”祝星辞笑着问,“你是回裕陈北吧?我顺路送你啊?”

    随行战士替乔深婉拒,“车子已经在外面等了,谢谢您的好意。”

    祝星辞险些忘了,乔深如今的身份,出行不同以往那般自由了。

    乔深见她穿着制服,提着登机箱,身边还跟了个小姑娘,便顺口问:“有航班?”

    祝星辞笑着点点头,拉着小姑娘介绍道,“新来的实习生。”

    “你先忙,有空再聚。”乔深正要转身离开,就听祝星辞忽然开口,“对了深哥,提前恭喜你。”

    乔深愣了一下,“恭喜?”

    祝星辞见乔深这副表情,一点也没有即将为人父的喜悦,一下反应过来,他该不会还不知道陆浅怀孕这事儿吧?这可是个大新闻啊!

    乔深见祝星辞表情越来越奇怪,眉头也紧跟着皱起来,“恭喜什么?”

    “额,那个……我还要开会,就先走了,改天聚!”祝星辞拉着实习生,溜得飞快。

    实习生还没有从“深哥”的盛世美颜中回过神来,一双星星眼抓着祝星辞:“那就是传说中的乔机长吗?这长相这气质!难怪我姐对他念念不忘!”

    实习生叫米沫儿,姐姐叫米允儿,也就是当初那个大半夜跑到乔深酒店里表白,被陆浅一番搅和,最后一起进了局子的那位。

    米沫儿少女心泛滥,感叹道,“难怪我姐至今看不上别人,这等极品,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这般温文尔雅,换我我也追。”

    “温文尔雅?”祝星辞轻笑了一声,“那是你没见过他为了一个女人提着行李箱砸别人脊梁骨的时候有多狠。”

    能让他心甘情愿缴械投降的人,充其量只有一个陆浅罢了。

    陆浅不知道祝星辞正在想着自己,她现在紧张得要死,新发的制服穿不上了,只能穿着一身便服上台致辞。台下观礼的人除了曾经的领导和消防战士以外,还有一位很特别的人物,那就是老王的弟弟。这个曾经的社会哥,剃掉了一头黄毛,剪成寸头穿上制服,成为了消防招录的第一批消防员。听石头说,这小子现在的表现是可圈可点。在前不久的考核中,还拿下了各项第一的骄人成绩。

    陆浅在紧张的情绪中,顺利地完成了致辞。以林女士为代表的亲友团率先鼓掌,陆浅循着掌声望过去,竟看到了周云澜和邵然。没想到他俩会抽时间过来,陆浅有点激动,屁颠屁颠跑过去。

    “慢点……”周云澜话音还未落,陆浅脚下一滑,突然踩空了一步,还好邵然反应快,一把把陆浅抓住了。

    周云澜和林姿赶紧围过去,“没事儿吧?”

    陆浅摆摆手,笑着说:“没事儿,就是想上厕所了。”

    她夹紧了腿,脸色越来越窘迫,“完了,我憋不住了……”

    邵然赶紧放开陆浅,一股名为尴尬的神色迅速占领了整张脸。浅妹子这该不会……吓尿了?

    “哎呀这孩子!”林姿低头看了一眼,叫道,“是不是羊水破了?”

    陆浅回忆了一下在妈妈课堂里学到的姿势,好像这症状确实和羊水破了有点像。她赶紧捧着肚子,“我去!我羊水破了?!”

    林女士:“……快,快叫救护车!”

    大队长听到这话,忘了自己手里还拿着话筒,立刻吼道,“叫什么救护车啊,一来一回多费时间,赶紧上消防车!!”

    石头拿出百米赛跑的速度,边跑边叫,“老赵!!赶紧的,车子开过去,陆队要生了!”

    正在擦车的赵擎天给吓得,扔了抹布就钻上车,一脚油门一脚刹车,把车停在陆浅跟前。

    陆浅已经开始阵痛了,捂着肚子出了一头大汗。周云澜和林姿跟着上了车,邵然正在犹豫要不要跟上去,陆浅就抓着他的手臂说:“深哥一会儿要过来,你在这儿等他!哎呀妈呀……”

    “诶!”

    “诶!”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陆浅擦了一把汗,尴尬道:“没事儿,我就是太、太疼了……随便叫的……”

    林姿:“你可省点力气吧,一会儿有你使劲儿的地方。”

    周云澜赶紧摸出手机给周慕一打电话。

    陆浅这车刚走没多久,乔深就来了……

    在来的路上,他还特地买了一束花,准备亲自献给小媳妇,结果到了中队一看,揭幕已经结束了,只剩下几个消防战士在整理现场,以及……靠在中队门口抽烟的邵然。

    大半年不见,这货看上去成熟了许多。倒不是长相,而是气质。那种被岁月沉淀下来的气质,让人隔着几百米都能感受到,这是一位有故事的男同学。

    邵然看到乔深,二话不说把人拽着往外扯。随性战士看了,误以为他是要对乔深图谋不轨,上来就一个擒拿手,一个过肩摔,利利落落地把邵总砸地上了。

    “你大爷的!”邵然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小随从,“谁啊你?”

    乔深解释了一番,才问:“你怎么在这儿?浅浅呢?”

    邵总气着呢,顺口就顶了一句:“跟别的男人跑了!!”

    深哥:……噩梦照进现实,了解一下?

    邵然刚要接下一句,罗永旭就过来了,看到乔深,颇为激动地催道:“你再不去医院陆队就要进产房了!”

    乔深:“产房?”

    邵然也知孰轻孰重,懒得说废话,索性把乔深和随从一起塞进了车里。然后对司机说:“去中医院。”

    这司机是专程护送乔深的,哪里会听这个陌生人的指挥,司机抓着方向盘,稳如泰山。

    邵然不得不回头对乔深说:“你媳妇羊水破了,刚坐消防车去中医院了,你再不过去,人就进产房了!听懂了吗?”

    乔深:??

    车子一路疾驰,把乔深送到了中医院。

    这时,陆浅在周慕一的安排下进了病房,伴随着阵阵宫缩的疼痛,周慕一告诉她:“再坚持一下,开三指的时候才能上产床。”

    “这他妈才两指就这么疼啊?”陆浅深吸一口气,此时只想喊出那句妇产科电视剧里必须出现的台词,那就是,“可不可以不生了啊?”

    “说什么胡话呢?”林姿说,“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我让小王去买了。”周云澜道。

    陆浅又是一声哀嚎,就她这蛮牛力气,差点把床单撕了,她吼着,“妈,你快让慕一姐帮我看看,肯定三指了!”

    周慕一又过来检查,然后叫来几个护士,“送产房。”

    陆浅被人抬上产床,咿咿呀呀叫着,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坚强的女人,可以自己上手术台的那种坚强,事实是……这事儿和坚强没半毛钱关系,这疼痛感,像是把人拆开又重组一次,再坚强都忍不住流汗流泪。

    陆浅正哭得像条狗似的,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浅浅!”伴随着一个在电话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声音,她冰冷的手被人握住了。

    乔深是跑楼梯跑上来的,随从和邵然被他远远地甩在了后面。他望着脸色苍白的丫头,喉咙一紧,叫过她的名字之后,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倒是陆浅,痛过刚刚那阵,现在缓和了一点。从模糊的视线里见到最想见的人,她张嘴就喊,“老公,老公啊!是你吗?”

    “是、是我。”乔深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痛不痛?”

    周慕一都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自己的傻堂弟了,这不是废话吗?生孩子哪有不痛的?

    “别废话了,要么换衣服进产房,有什么话进了产房慢慢说!”周慕一如同法海,冷漠地拆散了这对鸳鸯。

    一般情况下,医院不让家属进产房陪产,但这俩人,也算情况特殊了。

    乔深颤抖着双手换上衣服,戴上口罩,毫不夸张地说,进产房时,两条大长腿都是颤的。

    陆浅原本正在嚎啕大叫,见到乔深,也不知怎么忍下来的,硬是咬紧牙关,憋住了。

    正在准备工具的周慕一,只想对陆浅竖个大拇指,真是条铁血铮铮的硬汉子!她玩笑道,“你咬着阿深的胳膊说不定就没这么疼了。”

    乔深此刻哪里分得清孰真孰假,只一心想帮陆浅分担这份痛苦,二话没说跪在她床前,一手和她十指紧扣,另一只手臂递到他嘴边,“咬。”

    陆浅推开他,“疯了不是?你身上不能留疤的!”

    她这一口下去,怕是要咬掉他一口肉。

    周慕一身边的护士把产前同意书拿过来让乔深签字,乔深看着那一条条触目惊心的条款,整个手腕都是抖的。

    说出来都没人相信,一个遇到空难速降都没抖过的男人,竟然在给老婆签手术同意书的时候,手抖成了筛糠的。

    陆浅又痛过了这一波,脑子清醒了些,想起乔深进产房前周慕一跟自己说过的话,听说很多陪产过的男人都会留下后遗症,心理素质不好的,还会当场在产房里晕过去,心理素质好的,就算当时没晕,事后也会影响夫妻生活。

    陆浅一直觉得深哥这心理素质没问题,不过见了他筛糠的手,她开始怀疑了……

    乔深刚一笔一划地签完字,陆浅就突然说:“乔深你出去等吧……”

    “嗯?”乔深今天脑子是懵的,回头时,目光迷离。

    陆浅说:“我可以的,你出去等!”

    乔深大概知道她在顾虑什么,他拨开她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虔诚地在她额前落下一吻,“怎么能这么傻?”

    本来怀孕这几个月,陆浅没觉得有多难熬。可当他这话一说出口,她就委屈了,浑身酸得像柠檬一样,眼泪啪嗒啪嗒一个劲儿往外掉。一拳一拳地锤在他心口,“我这么辛苦怀的宝宝,让你取个名字,你还叫什么‘乔装打扮’,叫什么‘陆陆续续’,你怎么不叫‘乔归乔,陆归陆’呢?混蛋……大渣男你!”

    陆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周慕一听着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名字,一边笑,一边劝她,“你省点劲儿,一时半会儿生不下来的。”

    她想了想,还是干脆把乔深赶出去,“你还是出去等吧!你在这儿产妇情绪不稳定。”

    乔深:“……”

    陆浅也推他,“你出去!”

    乔深被强制性赶出了产房,刚一出来,周云澜就上前,“怎么了?”

    乔深一个眼神横过来,从来没怕过谁的周女士,怂了一秒,后退两步,一脸“我什么也不知道,你别问我”的表情。

    整个等待的过程是漫长而又焦心的,乔深坐在长椅上,气压低沉得可怕。他必须想办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否则就怕自己稳不住,再次闯进去。

    距离他离开,不到七个月,也就是说,在他走的时候,陆浅就起码怀有两个月身孕了。难怪她一次又一次拒绝他回家,也从不到航天城看他;难怪每次聊视频的时候,她只露脸或者露腿;难怪刚刚在机场,祝星辞跟他说完恭喜就苍茫逃窜;难怪,她说等他回来要给他一个大惊喜……

    这哪里是惊喜,她这是把他所有的自私都揉成了一颗名为愧疚的药丸,还逼着他生吞下去!

    6个月零28天,说长不长,说短更是不短,如此重要的阶段,她是怎样一个人咬着牙走过来的?乔深压根不敢去想。

    林姿去接老雷了,周云澜在乔深身边坐下,“去年你说通过了航天员初选的时候,我不答应。浅浅拿着妊娠单子来找我,她让我再坚持几年,她说我还年轻,可以等到宝宝生下来以后好好培养。她说,你是注定要为我过航天事业做贡献的人,让我一定要支持你。我告诉她,一个人怀孕生孩子是很辛苦的事。她说成就梦想的路上就一定要付出代价,要是那梦想与你有关,她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可以。她还说,在她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的时候,你告诉她,你在等她回家的那一刻,她就决定嫁给你了。”

    周云澜拍拍儿子的肩,“像浅浅这么傻的姑娘不多了,你要好好待人家。人家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别到时候回头怪人家瞒着你。”

    林姿带着老雷回来了,邵然也把老爷子和老太太接了上来。老太太提了一个袋子,看起来还挺重,不知道里面放的什么。一行人刚在门口站定,产房的大门就开了。

    乔深像弹簧一样从椅子上弹起来,周慕一抱着孩子递给乔深,“放心吧,母女平安。”

    这孩子像个烫手山芋,乔深甚至不敢伸手去接。他没抱过这么小的孩子,看起来这么脆弱,万一不小心磕着碰着,那怎么办?

    乔深迟迟不接,周云澜看不下去了,和林姿一起把孩子接了过来。

    “浅浅呢?”乔深抓住周慕一的袖子。

    陆浅的产床被人推了出来,丫头苍白着一张脸望向他。乔深拔腿上前,握住她的手,怜爱地亲了她好几下。捧着她的脸,视若珍宝的擦去她的眼泪和汗水。

    陆浅在产房里鬼哭狼嚎,嗓子已经哑了。跟鸭子似的问道,“宝宝像不像你?是不是特别漂亮?”

    乔深懵了,磕磕巴巴地说:“对不起,我、我还没来得及看……”

    周慕一忍不住笑出声,拍拍陆浅的肩,“恭喜你,嫁给爱情了,这傻男人连女儿都没来得及抱,就奔你这儿来了。”

    陆浅急了,推搡着他:“你怎么能不看呢?我辛辛苦苦生下来的!你倒是看一眼啊喂!”

    陆浅被推进了病房,乔深扶着她坐了起来,林姿把孩子抱过来,乔深还是不敢接……

    陆浅只好笑着接过来。

    乔深就坐在她身后,从背后拥着她,和她一起看着怀里的宝宝。

    陆浅左右研究了好一会儿,突然眉头一皱,“老公,你看她脑袋是不是太尖了点?”

    乔深仔细一瞧,美不美瞧不出来,脑袋尖倒是真的……

    她问周慕一:“这是正常情况吗?”

    “放心吧,顺产的都这样,3、4天后开始会恢复,3个月左右,宝宝的头型会恢复正常状态了。”

    陆浅呼出一口浊气,“那就好那就好,差点以为我生了个小精灵呢!”

    紧张的气氛被陆浅一句话砸了个稀巴烂,众人都跟着笑起来,陆浅看了看宝宝,又看了看乔深,突然难过起来,对乔深说:“我把宝贝儿生得有点丑啊,一点都不像你……”

    林姿嗔怪一声,说道:“刚生下来的孩子哪有不丑的,你刚出生的时候比她丑多了,我和你爸差点以为是医院抱错了孩子,丑得我差点带你去做亲子鉴定。”

    “……您可真是我亲妈。”陆浅看看乔深的长相,虽然瘦了不少,但依旧帅到惨绝人寰,她宽了心,“还好深哥基因比我好。”

    “孩子取名了吗?”周慕一出去了一趟,又拿着新生儿的《出生医学证明》进来了。

    乔深和陆浅对视一眼,显然是没取好的。

    这时,岳老太太登场了,她把自己提了一路的大口袋拿出来,从里面掏出一本新华字典,以及……一本牛津词典。

    “来吧,给宝宝取个好听的名儿。”

    乔深:“……”您老是认真的么?

    陆浅倒是眼前一亮,把孩子交给周云澜,随即接过那本新华字典,“老公,我随便翻一篇,翻到的第一个字就当名字,你看行不?”

    也没等乔深说行还是不行,总之陆浅已经翻开了。

    翻开之后,她就后悔了。

    乔深看她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低头凑过去,只看到了一个“墩”字。

    他轻声念了一下:“你要给我们的女儿取名叫乔墩吗?”

    一直保持沉默的邵然憋不住了,哈哈大笑:“桥墩好,桥墩这个名儿太好了。你们要是生个二胎,还可以叫桥头。神他妈‘桥墩’,哈哈哈……”

    乔深一个枕头砸过去,“闭嘴。”

    乔深问陆浅:“真叫乔墩?”

    这语气宠溺得,仿佛只要陆浅点头,他就一定会顺着她。小宝宝大概感觉到了这个不对劲的气场,哇哇大哭起来。

    陆浅赶紧安抚:“宝宝不哭,不哭啊,让爸比给你选个名字好不好呀?”

    陆浅把字典交给乔深,轻轻执起宝宝的小手,一脸期待地望着乔深。被逼上梁山的乔好汉,不得不拿起字典,虔诚的是祈祷后,翻开了其中一页。

    字典上最吸引眼球的那个字,是“画”,如诗如画的“画”。

    乔画。

    陆浅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名字。

    刚出生的小家伙,像是一张白纸,在她接下来的很长一段人生里,她和乔深都会陪着小家伙度过。他们会看着她牙牙学语,教会她迈出人生的第一步。他们会牵着她的手,在她这张洁白无瑕的画布上,画出一幕幕精彩纷呈的人生……

    这一天,小家伙有名字了,就叫乔画。

    在她出生的那天,虽然她的爸爸落选了航九升天,但她的妈妈说,爸爸还年轻,他一定会等到的,因为,他注定是要为世界航天事业做贡献的人。

    妈妈说得没错,乔小画刚满周岁没多久,她的爸爸就被选为了登月三号的宇航员,要在太空足足飞行一个多月。她的妈妈受邀去飞控中心与太空中的乔爸爸对话。

    那天,刚满一周岁的乔小画,完整的喊出了“爸爸妈妈”,小家伙字正腔圆,几个字喊得中气十足。听得陆浅眼泪哗哗往外掉……

    乔爸爸飞船着陆的那天,恰好是乔妈妈的生日。乔爸爸当着全国观众的面,亲了乔妈妈。

    长大后,乔小画爱上了看乔爸爸画的漫画,乔爸爸最新出版的那本漫画,男主角是个“长得特别帅的资深腿控飞行员”,女主角是个“专撩腿控的超级颜控消防女战士”。大结局时,乔小画看到了飞行员写给消防战士的一封信,信上说——

    “我孤孤单单走了二十几年,在黑暗中踽踽独行,直到遇见你,像是一把火,照亮了我余生的路。见色起意也好,一见钟情也罢,总之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了,这世上能给我带来归属感的人,唯有你。我这一生,忠于国家,更忠于你!”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