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反攻(一)

    朝廷近期一系列得动作让杨波压力巨大,昌平团练营并不惧怕唐通的三万营兵,但外情司从京师送回绝密情报称,,王肇坤等人再次上书求兵部调大同和北直隶一带的军马平叛,尽管张凤翼和严坤之一直在压制,但拖久了谁也无法判断后果,尤其崇祯帝得知旅顺频频调动各营的谋反举动后会怎么样应对?团练营绝对不能覆灭,否则对军心士气都是巨大的打击。

    旅顺主力都被困在磨盘城,尤其辽海结冰之后水师无用武之地,连消息往来都十分困难,万一朝廷乘机分化旅顺内部,再集聚兵马乘虚而入,主力无法回援,自己赖以起家的旅顺,安东卫等基业恐怕都会受到威胁。

    眼下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皇太极不愿决战的话他大可退守盖州一带,拉长雷霆师的补给线,并派出骑兵袭击补给线逼迫旅顺撤兵,如果自己不愿意决战,大可凭借磨盘城继续消耗鞑子精锐,皇太极能坚持半年,可他能坚持一年时间?

    参谋部内,许多文书进进出出忙碌着,这些人忙碌的同时也会望一眼边上小屋子,因为大人也在参谋部,就在那间小屋子里面。

    杨波沉默的望着地图,眼睛盯着盖州一线,参谋司还在讨论计划的细节,根据他们的判断,谭应华部无法快速攻克盖州,海州,沈阳这种战略要塞都将是雷霆师的噩梦,除非能在决战中大量杀伤敌人。一旦被其逃脱,旅顺机动能力不够,粮道也将无限延长。反而让后金得到喘息的机会,这是杨波不愿看到的。

    “大人”王小羽夹着一些文件走了进来

    “尚可喜部已经进驻黄骨岛堡,东江兵与金州联手在中间山地道路设置路障,断绝后金突袭的可能性,一旦咱们拖住了八旗主力,尚可喜部可以快速从复州,永宁一线进入战场。前提是咱们需要坚持三到五天”

    杨波皱眉道:“到底是三天还是五天?”

    王小羽迟疑道:“大人,下雪了……”

    杨波依然盯着地图,问道:“谭应华部现在在什么位置?”

    王小羽道:“谭应华部已经进驻岫岩。派兵控制了通往盖州和海州之间的山道,根据计划,决战开始后他们扑向盖州和海州,切断八旗主力退往辽中地区的道路”

    杨波摇头:“计划太冒险。我们实力并不占优。想要一口吃掉八旗不现实,这次决战只是为了扭转敌我双方的战略局面,盖州和海州则是咱们下一个威胁沈阳的据点,放八旗残部回沈阳没关系,但盖州和海州必须拿下。”

    说完,杨波拿起炭笔,在盖州,辽阳一线划了个黑箭头。从岫岩,甜水站划了个箭头。接着又从凤凰城,连山关拉了条线,三个大箭头直逼沈阳,形象的从战略上完成对后金的压缩和包围。

    王小羽想了想,接过杨波的炭笔,从锦州,广宁至沈阳也划了个箭头,杨波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小羽,你说,若是没有咱们旅顺,后金将来会不会南下,席卷大明?”杨波问道。

    王小羽展颜一笑,道:“不会的,我大明百姓万万千,区区后金跳梁之辈,怎敢妄图染指我华夏大统?”

    杨波点头,很严肃的道:“不错,你说的很有道理。”

    磨盘城外十里大营,皇太极举着千里镜在观察城头防御,纷纷扬扬的雪花落满了熊皮大氅,天色阴沉,皇太极冻得鼻子通红,却依然兴致勃勃。

    皇太极让侍卫把千里镜收好,对身边众人道:“明军丝毫没有撤离的迹象,看来杨波也是孤注一掷了,雪停之后就该见分晓了。”

    披着狐皮氅子,带着熊皮高帽的代善点头道:“陛下定能斩下杨波头颅,此人一死,辽南局面登时便不同,什么东江,朝鲜,旅顺,在我八旗铁骑之下灰飞烟灭。”

    皇太极满脸笑容,经过与代善彻夜长谈后,代善终于坚定的站在自己一边,八旗内反对的声音立刻平息下去,

    皇太极笑着拍拍代善的肩膀,亲热的道:“二哥,当年老汗面对萨尔浒时之艰难,远超今日,我大金不过区区万余兵马,在明国八路数十万援兵威胁之下,又何曾想过能独占辽阳,辽东大小七十余堡望风而降,此乃天助我大金也,只要能斩杀杨波,辽东依然是我大金之辽东,是二哥与我之辽东!”

    身后众人,多尔衮低头不语,多铎面有怒色,岳托隐隐有喜色,阿巴泰面色平静,代善依然是那副和颜悦色的表情,并没有特别的举动……

    当天晚上皇太极突然接到急报,说是明军趁夜开了北门,一队不知道人数的明军冒雪出城,向土城后面的大营和据点发动突袭,紧接着城头火炮呼啸而至,声势惊人。

    明军的异常举动让皇太极有些不安,出城的明军与正面正蓝和镶白旗发生了几次小规模的野战,明军接着火炮和燧发枪的掩护越过土墙,一直推进到三里外的后金营帐区,各牛录经历混乱后迅速组织起反击,一口气把明军赶了回来,不过不过等他们进到火炮范围遭受了几次火炮齐射,明军趁机有杀了回来,最后这些牛录也学乖了,就在火炮范围外域明军拉锯,混战到天色微亮,明军徐徐退入城内,由于道路湿滑,骑兵无法动用,加上八旗不谱夜战,皇太极担心有诈,并没有命令大举反击,而是让各旗牢牢守住土墙后的营盘,等到天明清点,双方混战了一晚上损失其实不大,也有一些攻城器械被明军乘机焚毁。

    天色大亮后,一夜未眠的包衣们起身生火做饭,皇太极眼珠也有些微红,他拿捏不定,自从围城后明军还是第一次主动出城反击,这个举动让他有些警惕,皇太极原本想要今天组织一场攻城把明军的士气压制下去,但天公不作美,小雪飘飘洒洒,时下时停,给进攻造成困难,加上昨夜冻死了许多包衣,攻城器械也损失不少,想要攻城实在勉强。

    就在这时,一个探哨的亲卫跑进来,大声道:“陛下,陛下,辽海冻上了,冻上了!”

    “什么?”皇太极长身而起,连续追问了几句,得到确定的回答才兴奋的坐了回去。

    “朕亲自去看看!”片刻后皇太极下了决心。

    与皇太极提心吊胆不同,杨波倒是美美睡了一觉,在磨盘城两个多月中双方交战不停,最长一次连续打了三天三夜,他早已经习惯在噪杂的环境安稳入睡,他坐在一面镜子前,脖子上围了一张白毛巾,小五拿着锋利的剃刀在给他修脸,镜子里反射的是一张眼窝深陷,胡子拉杂的中年大叔的面容,杨波自嘲一笑,问小五道:“底下士兵的士气如何?”

    小五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小心刮掉杨波后颈处的汗毛,用手指捏着刀锋把须发抹掉,这才接口:“听那些带兵的大人说,老兵还是那副样子,该吃该睡,要不就是捉弄新兵蛋子取乐,很多第一次上战场的有些很狂热,也有些心事重重,整夜睡不好,不过大人们都说,等教官下到连队,宣传攻势开始后,那士气就嗷嗷的上来了。”

    杨波哈哈一笑,道:“等打败鞑子,每一个士兵都能分上一百亩土地,小五,你有没有心动?”

    小五把剃刀在麻布上磨了磨,摇头道:“俺还是跟着大人,大人把头低一下。”

    等杨波神色清爽的走出将军府,磨盘城街道上已经是火红一片,各营头吃过早饭后开始换防,今天参谋部还要主持几场会议,还有军部也要发布几分简报。

    走到会议室,杨波随口问了一句:“昨夜伤亡如何?”

    负责夜袭的总指挥何九赶紧回道:“伤亡两百多,大部分是被自己的火炮误中的”

    杨波有些不悦,不过夜晚步炮协同放在后世也是个难题,伤亡这么大,各营头主官都会做事后检讨,并制定改善措施,他也不必多问。

    “鞑子有什么应对没有?”杨波又问

    何九不确定的道:“天气恶劣,恐怕鞑子也不会贸然反击,但在正面战场上加强了警戒,皇太极的大营也往后移了半里。”

    杨波微微一笑:“皇太极还是怕死,决战战场选好了没有?”

    这句话却是对王小羽说的,王小羽站起来走到地图前,用教鞭指着磨盘城外十里处道:“这个地方不错,地势开阔,咱们倚城列阵,又有鞑子的土城为掩护,适合扎营,决战点的道路泥泞湿滑,鞑子骑兵无法发挥威力,想要一口吃掉咱们,皇太极必须投入所有步甲攻坚,这是咱们仅有的优势了。”

    参谋部的计划是通过连续的夜袭来打乱皇太极的部署,并且为决战腾出一些战略空间,其实杨波认为根本不需要多此一举,皇太极想要决战的意图无比迫切,只要他一封战书,皇太极肯定会在选定的决战地点等候他们的光临,不过通过夜袭扭转一直被动挨打的局面,对底下士兵的士气也是一种提升,杨波便没有干涉。

    杨波沉吟不语,过了片刻又问道:“决战时间呢?”

    王小羽和身后众人交换了几句,肯定的道:“十日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