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地一百三十八章

    可是,云素算什么东西?!

    “九哥哥……”王萍萍伤心的梨花带雨,哭得我见犹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秦司九揉着太阳穴,深邃的瞳眸里,已经染上杀意:“萍萍,安分守己能保命。”

    话音未落,他已然离开。

    “秦司九!!”

    留下王萍萍气急败坏的在原地跺脚!

    -

    “大帅,三团的人突然全部起身,去瀛洲了。”

    何管家急急跟着秦司九,硬着头皮说道,“他们,突然离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陆军三团,原先隶属于瀛洲督军管辖,后来瀛洲成为荒芜之地,他们便辗转着到了廖洲,成为了秦司九旗下的一个团。

    没有人知道他们急匆匆的离开廖洲边境是为了什么。

    秦司九驻足,望着日出的方向,长叹一口气:“别让其他人知道。”

    “是。”嘴上是这样说,何管家内心却不泛起了嘀咕:那一千多人离开,声势浩大,别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唉?大帅你这是要去哪儿?”

    一个愣神间,秦司九已经快步往别的方向走,何管家连忙跟上去,“今夜不回府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一个潇洒的背影。

    -

    瀛洲,一个神秘的地域。

    这里,异域风十足,有着特色的建筑。

    码头是白色的砖块砌成的,雪白的冷硬石阶,房屋,组合成了异域的风情。

    云素下船,随意的四处瞟了一眼,启动保护罩功能。

    这里许久没有活人生存,毒物还四处飘散,谨慎些好。

    因为是自带的保护系统,只能保护云素一个人,其他人看了都露出羡慕的眼神。

    F拍拍身边眼神落寞的少年,将背包里的防毒面罩给他们分下去。

    “还有这些,你们一人带着一个。”云素在手腕里的小空间中查看了些许,发现几枚护身的腕表,拿出来给他们,“这是这两年最新研究出来的,到时候遇到危险,启动指针就可以了。”

    这些看似易碎的腕表,实则能发出强大的结界波动,将使用人保护好的同时还能瞬间震碎结界外其他人的骨肉。

    F看着腕表,内心感激。

    “走吧,从白岩镇走到飞船陨落点石松市,还有很长一段路。”F招招手,指着码头上的几个字,皱着眉头说道,“趁着天还亮,我们得赶紧找个落脚的地方,再计划下一步怎么去。”

    虽然是让云素去石松市坐时空机回二十一世纪,该担心的也不能放松。

    这里,毕竟是真的发生过一场打暴乱,一夜之间,死了百万人。

    能从这里逃走的,都逃走了,驻守瀛洲的军队,也不知所踪。

    所以这几年,关于瀛洲的神秘话题,才会越来越多,越传越离奇。

    以防万一,做好充足准备,有备无患。

    纵然,艳阳当头,白岩镇还是被浓浓的白雾笼罩,稍微走远十米,就看不清队友在哪儿。

    一群人,都靠牵着绳子,往前摸索。

    “啊!”

    在最末,一声惨叫传来,绳索突然收紧,似乎有人在扯。

    “快躲开!”云素大喊,丢了一颗手雷出去。

    嘭的一声炸响,足有四五米高大的家伙,瞬间粉身碎骨。

    藏在白雾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之前完全探测不到他们的气息,此时,却一点一点将她们几个人团团包围。

    粘稠的恶臭血液混杂着五脏六腑,血肉横飞,一条粗大的肠子从高空落下,甩在F的头上。

    恶寒,犹如万千蚂蚁啃食,F抖擞着甩掉这截粗硬的肠子,胡乱摸着脸,道:“快走!”

    看来,这里的危险,比她们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踏~踏~踏~

    整齐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由远及近。

    此地不宜久留!

    云素拉着F的手往前冲,其余人将绳索困在腰间上打了死结,拉着队友拼了命往前跑。

    白雾蒙蒙,那些若隐若现的尖刀利爪,泛着骇人的寒光,无不让人后背汗毛四起,毛骨悚然。

    刷!

    一道白刃从百米远甩过来,拍打在白墙上,墙壁顿时多了一道十厘米深的痕迹。

    F咽了咽口水,回到喊道:“保护好自己!”说罢,侧头看向云素,“你也是。”

    “你们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云素淡然的开口,“我有装备护身,你们没有。”

    这点,倒是让人欣慰又难受啊。

    云素是来自二十一世纪末的世界,她身上的装备肯定是最强的,而F她和她的队友们,已经在这个世界生存许多年,用的装备却是几年前的。

    几年前和现在的装备,不可同日而比。

    刷!

    又一道白刃飞来,云素眼疾手快,拉着F一个侧身躲过去,后面的队员也堪堪避过,只是手臂上的衣袖,少了半截。

    有惊无险!

    轰隆!

    似乎两次的白刃都没有伤到一人,那躲在白雾深处的人恼羞成怒了,便跺着脚,举着他约有一米长的铁爪子,气势冲冲的飞奔而来。

    唰——

    巨爪快而猛,将众人之间的绳索割开。

    他发出得意的滋滋声,白色的骷头转向云素,机械的扭了扭脖子,咯咯笑起来。

    笑声很有旋律,也骇人。

    随着他纤细又笔直的大腿迈开,白雾都为他让道。

    “快快快,你们快离开这里!”云素皱眉,连忙让F带人去安全的地方,“你带着他们走。”

    直觉告诉她,这个奇怪的家伙是冲着她来的!

    F她们是无辜的,不能牵扯进来!

    “那你……”F眼看自己一群人,没有好的装备,根本不是对手,深深地凝着云素半响,挥手让后面的人紧跟着自己,“我们在白岩镇的高塔上等你。”

    “嗯,我会来的。”云素点头,取出一把手枪,对准逼近的高猛怪人开了一枪。

    怪人浑身一震,幽绿的瞳孔瞬间染上两束红艳的流光,他举起爪子,再也不对云素手下留情。

    在白雾圈子里,他的攻击恢复的特别快,白刃不会消耗他的体力,却能让云素受伤。

    云素躲到一侧的石壁后,打开了第二层全身保护罩。

    第一层保护罩,在上一秒已经碎成渣。

    要知道,一颗子弹都不一定能打碎,可想而知这怪人的攻击能力有多强!

    瀛洲,被污染的很严重!

    三年的时间,何止物是人非这么简单!

    可是,云素算什么东西?!

    “九哥哥……”王萍萍伤心的梨花带雨,哭得我见犹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秦司九揉着太阳穴,深邃的瞳眸里,已经染上杀意:“萍萍,安分守己能保命。”

    话音未落,他已然离开。

    “秦司九!!”

    留下王萍萍气急败坏的在原地跺脚!

    -

    “大帅,三团的人突然全部起身,去瀛洲了。”

    何管家急急跟着秦司九,硬着头皮说道,“他们,突然离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陆军三团,原先隶属于瀛洲督军管辖,后来瀛洲成为荒芜之地,他们便辗转着到了廖洲,成为了秦司九旗下的一个团。

    没有人知道他们急匆匆的离开廖洲边境是为了什么。

    秦司九驻足,望着日出的方向,长叹一口气:“别让其他人知道。”

    “是。”嘴上是这样说,何管家内心却不泛起了嘀咕:那一千多人离开,声势浩大,别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唉?大帅你这是要去哪儿?”

    一个愣神间,秦司九已经快步往别的方向走,何管家连忙跟上去,“今夜不回府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一个潇洒的背影。

    -

    瀛洲,一个神秘的地域。

    这里,异域风十足,有着特色的建筑。

    码头是白色的砖块砌成的,雪白的冷硬石阶,房屋,组合成了异域的风情。

    云素下船,随意的四处瞟了一眼,启动保护罩功能。

    这里许久没有活人生存,毒物还四处飘散,谨慎些好。

    因为是自带的保护系统,只能保护云素一个人,其他人看了都露出羡慕的眼神。

    F拍拍身边眼神落寞的少年,将背包里的防毒面罩给他们分下去。

    “还有这些,你们一人带着一个。”云素在手腕里的小空间中查看了些许,发现几枚护身的腕表,拿出来给他们,“这是这两年最新研究出来的,到时候遇到危险,启动指针就可以了。”

    这些看似易碎的腕表,实则能发出强大的结界波动,将使用人保护好的同时还能瞬间震碎结界外其他人的骨肉。

    F看着腕表,内心感激。

    “走吧,从白岩镇走到飞船陨落点石松市,还有很长一段路。”F招招手,指着码头上的几个字,皱着眉头说道,“趁着天还亮,我们得赶紧找个落脚的地方,再计划下一步怎么去。”

    虽然是让云素去石松市坐时空机回二十一世纪,该担心的也不能放松。

    这里,毕竟是真的发生过一场打暴乱,一夜之间,死了百万人。

    能从这里逃走的,都逃走了,驻守瀛洲的军队,也不知所踪。

    所以这几年,关于瀛洲的神秘话题,才会越来越多,越传越离奇。

    以防万一,做好充足准备,有备无患。

    纵然,艳阳当头,白岩镇还是被浓浓的白雾笼罩,稍微走远十米,就看不清队友在哪儿。

    一群人,都靠牵着绳子,往前摸索。

    “啊!”

    在最末,一声惨叫传来,绳索突然收紧,似乎有人在扯。

    “快躲开!”云素大喊,丢了一颗手雷出去。

    嘭的一声炸响,足有四五米高大的家伙,瞬间粉身碎骨。

    藏在白雾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之前完全探测不到他们的气息,此时,却一点一点将她们几个人团团包围。

    粘稠的恶臭血液混杂着五脏六腑,血肉横飞,一条粗大的肠子从高空落下,甩在F的头上。

    恶寒,犹如万千蚂蚁啃食,F抖擞着甩掉这截粗硬的肠子,胡乱摸着脸,道:“快走!”

    看来,这里的危险,比她们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踏~踏~踏~

    整齐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由远及近。

    此地不宜久留!

    云素拉着F的手往前冲,其余人将绳索困在腰间上打了死结,拉着队友拼了命往前跑。

    白雾蒙蒙,那些若隐若现的尖刀利爪,泛着骇人的寒光,无不让人后背汗毛四起,毛骨悚然。

    刷!

    一道白刃从百米远甩过来,拍打在白墙上,墙壁顿时多了一道十厘米深的痕迹。

    F咽了咽口水,回到喊道:“保护好自己!”说罢,侧头看向云素,“你也是。”

    “你们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云素淡然的开口,“我有装备护身,你们没有。”

    这点,倒是让人欣慰又难受啊。

    云素是来自二十一世纪末的世界,她身上的装备肯定是最强的,而F她和她的队友们,已经在这个世界生存许多年,用的装备却是几年前的。

    几年前和现在的装备,不可同日而比。

    刷!

    又一道白刃飞来,云素眼疾手快,拉着F一个侧身躲过去,后面的队员也堪堪避过,只是手臂上的衣袖,少了半截。

    有惊无险!

    轰隆!

    似乎两次的白刃都没有伤到一人,那躲在白雾深处的人恼羞成怒了,便跺着脚,举着他约有一米长的铁爪子,气势冲冲的飞奔而来。

    唰——

    巨爪快而猛,将众人之间的绳索割开。

    他发出得意的滋滋声,白色的骷头转向云素,机械的扭了扭脖子,咯咯笑起来。

    笑声很有旋律,也骇人。

    随着他纤细又笔直的大腿迈开,白雾都为他让道。

    “快快快,你们快离开这里!”云素皱眉,连忙让F带人去安全的地方,“你带着他们走。”

    直觉告诉她,这个奇怪的家伙是冲着她来的!

    F她们是无辜的,不能牵扯进来!

    “那你……”F眼看自己一群人,没有好的装备,根本不是对手,深深地凝着云素半响,挥手让后面的人紧跟着自己,“我们在白岩镇的高塔上等你。”

    “嗯,我会来的。”云素点头,取出一把手枪,对准逼近的高猛怪人开了一枪。

    怪人浑身一震,幽绿的瞳孔瞬间染上两束红艳的流光,他举起爪子,再也不对云素手下留情。

    在白雾圈子里,他的攻击恢复的特别快,白刃不会消耗他的体力,却能让云素受伤。

    云素躲到一侧的石壁后,打开了第二层全身保护罩。

    第一层保护罩,在上一秒已经碎成渣。

    要知道,一颗子弹都不一定能打碎,可想而知这怪人的攻击能力有多强!

    瀛洲,被污染的很严重!

    三年的时间,何止物是人非这么简单!

    。。。。。。。。。。。。。。